当前位置 主页 > www.080678.com >

跪求4篇250字美文摘抄

2019-09-10 02:23   编辑:admin   人气: 次   评论(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一个人要穿过沼泽地,因为没有路,便试探着走。虽很艰险,左跨右跳,竟也能找出一段路来,可好境不长,未走多远,不小心一脚踏进烂泥里,沉了下去。

  又有一个人要穿过沼泽地,看到前人的脚印,便想:这一定是有人走过,沿着别人的脚印走一定不会有错。用脚试着踏去,果然实实在在,于是便放心走下去。最后也一脚踏空沉入了烂泥。

  又有一个人要穿过沼泽地,看着前面两人的脚印,想都未想便沿着走了下去,他的命运也是可想而知的。

  又有一个人要穿过沼泽地,看着前面众人的脚印,心想:这必定是-条通往沼泽地彼端的大道,看,已有这么多人走了过去,沿此走下去我也一定能走到沼泽的彼端。于是大踏步地走去,最后他也沉入了烂泥。

  生活是一望无际的大海,人便是大海上的一叶小舟。大海没有风平浪静的时候,所以,人也总是有快乐也有忧愁。当无名的烦恼袭来,失意与彷徨燃烧着每一根神经。但是,朋友,别忘了守住一颗宁静的心,痛苦将不再有。

  每个人的前面,都有一条通向远方的路,崎岖但充满希望。不是人人都能走到远方,因为总有人因为没倒掉鞋里的沙子而疲惫不堪半途而废。所以,主宰人的感受的并非快乐和痛苦本身,而是心情。

  当生活的困扰袭来,请丢下负荷,仰头遥望明丽、湛蓝的天空,让温柔的蓝色映入心田。就像儿时玩得疲倦了,找一块青青的软软的草地躺下,任阳光在脸上跳跃,让微风拂过没有褶皱的心。

  为了看日出,我常常早起。那时天还没有大亮,周围非常寂静,只听见船里机器的声音。

  天空还是一片浅蓝,很浅很浅的。转眼间,天水相接的地主出现了一道红霞。红霞的范围慢慢扩大,越来越亮。我知道太阳要从天边升起来了,便不转眼地望着那里。

  果然,过了一会儿,在那个地方出现了太阳的小半边脸,红是红得很,却没有亮光。太阳像负着什么重担似的,慢慢儿,一纵一纵地,使劲儿向上升。到了最后,它终于冲破了云霞,完全跳出了海面,颜色真红得可爱。一刹那间,这深红的圆东西发出夺目的亮光,射得人眼睛发痛。它旁边的云片也突然有了光彩。

  有时候太阳躲进云里,阳光透过云缝直射到水面上,很难分辨出哪里是水,哪里是天,只看见一片灿烂的亮光。

  每一汪水塘里,都有海洋的气息. 每一颗石子里,都有沙漠的影子。 所以诗人才说:一支三叶草,再加上我的想象,便是一片广阔的草原。 走在秋月的田野上,我想起一位诗人对老托尔斯泰的叩问:一切/成熟了的/都必须/低垂着头么? 没有错,我们走过的每一步路,都将成为往事,无论它们是欢乐的相逢,还是痛苦的别离,但是请你相信,无论是热切的期待,还是深情的追忆,我们所唱过的每一支歌,都不会转瞬消失,如同罗莎卢森堡所言:“无论我走到哪里,只要我活着,天空、云彩和生命的美,都将与我同在!” 狭隘而自私的心灵,可以变成自己的地狱,广阔而开朗的心灵,却可以成为他人的天堂。地狱和天堂,只有一层之隔。 而一切嫉妒的火焰,总是从燃烧自己开始的。

  我好想淋雨,好想让雨冲走那段回忆。也许,雨会让我清醒。雨点打在脸上的感觉,可以让人分不清是泪还是雨,于是,我可以说:男孩不哭!

  雨水轻轻的、柔柔的洒在大地上,冲洗掉人间地面上一切脏乱的灰尘,给人们带来清洁干净的感觉,然而冰冷的雨水却不能冲洗掉我身上灰色的心情!我从喧闹的街心走出来,那灯光的世界距我是那样的遥远。我走到那条林荫道中央,站在那里,前后只有雨声,人们不知藏到哪儿去了。这样真好!撑着一把伞,心中有一种柔软而又温馨的几乎不敢呼吸的感觉。曾经有过的一幕一幕,一个又一个镜头仿佛早就商量好,慢慢地从我雨中的眼前走过,慢慢地走过……

  雨从天上落在伞上,从伞上湿进我渐冷的身子,我只是站着,不知道站了多久,也不知道是不是累了。我再也无从选择的用这样的一种眼神忧伤地凝望着你,这样的我,幸福的感觉已变成一种心痛!

  一个人要穿过沼泽地,因为没有路,便试探着走。虽很艰险,左跨右跳,竟也能找出一段路来,可好境不长,未走多远,不小心一脚踏进烂泥里,沉了下去。

  又有一个人要穿过沼泽地,看到前人的脚印,便想:这一定是有人走过,沿着别人的脚印走一定不会有错。用脚试着踏去,果然实实在在,于是便放心走下去。最后也一脚踏空沉入了烂泥。

  又有一个人要穿过沼泽地,看着前面两人的脚印,想都未想便沿着走了下去,他的命运也是可想而知的。

  又有一个人要穿过沼泽地,看着前面众人的脚印,心想:这必定是-条通往沼泽地彼端的大道,看,已有这么多人走了过去,沿此走下去我也一定能走到沼泽的彼端。于是大踏步地走去,最后他也沉入了烂泥。

  世上的路不是走的人越多了越平坦越顺利,沿着别人的脚印走,不仅走不出新意,有时还可能会跌进陷阱。

  我一时为之惊愕驻足,那样似开不开,欲语不语,将红未红,待香未香的一株红莲!

  漫天的雨纷然又漠然,广不可及的灰色中竟也有这样一株红莲!像一堆即将燃起的火,像一罐立刻要倾泼的颜色!我立在池畔虽不欲捞月,也几成失足。

  生命不也如一场雨吗?你曾经无知的在其间雀跃,你曾经痴迷的在期间沉吟------但更多的时候你得忍受那些寒冷和潮湿,那些无奈与寂寥,并且以对晴日的幻想度日。

  可是,看那株红莲,在雨中怎样的唯我而不忘我。当没有阳光的时候,它自己便是阳光!当没有欢乐的时候,它自己便是欢乐!一株花里有怎样完美自足的世界!

  一池的绿,一池无声的歌,在乡间不惹眼的路边------岂只有哲学书中才有真理?岂只有研究院中才有答案?一笔简单的雨荷可绘出多少形象之外的美德,一片亭亭青叶支撑了多少世纪的傲骨!

  春天必然曾经是这样的:从绿意内敛的山头,一把雪再也撑不住了,噗嗤的一声,将冷面笑成花面,一首澌澌然的歌便从云端唱到山麓,从山麓唱到低低的荒村,唱入篱落,唱入一只小鸭的黄蹼,唱入软溶溶的春泥--软如一床新翻的棉被的春泥。

  那样娇,那样敏感,却又那样浑沌无涯。一声雷,可以无端地惹哭满天的云,一阵杜鹃啼,可以斗急了一城杜鹃花,一阵风起,每一棵柳都会吟出一则则白茫茫、虚飘飘说也说不清、听也听不清的飞絮,每一丝飞絮都是一株柳的分号。反正,春天就是这样不讲理,不逻辑,而仍可以好得让人心平气和的。

  春天必然曾经是这样的:满塘叶黯花残的枯梗抵死苦守一截老根,北地里千宅万户的屋梁受尽风欺雪扰自温柔地抱着一团小小的空虚的燕巢。然后,忽然有一天,桃花把所有的山村水廓都攻陷了。柳树把皇室的御沟和民间的江头都控制住了--春天有如旌旗鲜明的王师,法国干红葡萄酒商品88的价格是多少钱一因为长期虔诚的企盼祝祷而美丽起来。

  而关于春天的名字,必然曾经有这样的一段故事:在《诗经》之前,在《尚书》之前,在仓颉造字之前,一只小羊在啮草时猛然感到的多汁,一个孩子放风筝时猛然感觉到的飞腾,一双患风痛的腿在猛然间感到舒适,千千万万双素手在溪畔在江畔浣纱时所猛然感到的水的血脉……当他们惊讶地奔走互告的时候,他们决定将嘴噘成吹口哨的形状,用一种愉快的耳语的声音来为这季节命名--“春”。

  鸟又可以开始丈量天空了。有的负责丈量天的蓝度,有的负责丈量天的透明度,有的负责用那双翼丈量天的高度和深度。而所有的鸟全不是好的数学家,他们吱吱喳喳地算了又算,核了又核,终于还是不敢宣布统计数字。

  至于所有的花,已交给蝴蝶去数。所有的蕊,交给蜜蜂去编册。所有的树,交给风去纵宠。而风,交给檐前的老风铃去一一记忆、一一垂询。

  春天必然曾经是这样,或者,在什么地方,它仍然是这样的吧?穿越烟囱与烟囱的黑森林,我想走访那踯躅在湮远年代中的春天。

  曾有人问德川家康:“杜鹃不啼,而要听它啼,有什么办法?”德川家康的回答是:“等待它啼。”

  大仲马的巨著《基度山伯爵》的最后一句话令我刻骨铭心:“人类的全部智慧都包含在这两个词中:等待和希望……”

  在南美洲安第斯高原海拔4000多米人迹罕至的地方,生长着一种花,名叫普雅花。普雅花的花期仅有两个月,花开之时极为美丽,或是微博新规和互联网直播新政策,六和彩总纲诗 2019-08-22,花谢之时也是整个花株枯萎之时。然而谁能想到,普雅花为了两个月的花期竟等了100年!

  用100年等待一次花开,等待一次两个月的美丽,值吗?神奇的普雅花也许从来不曾思考过这个问题。它只是静静地伫立在高原上,默默地用叶儿采集阳光的芬芳,默默地用根儿汲取大地的养料,默默地努力营造自己的花事,默默地等待了100年,只是为了用百年一次的花开来证明生命的美丽和价值。

  几米的《希望井》中有这样一段话:“掉落深井,我大声呼喊,等待救援……天黑了,黯然低头,才发现水面满是闪烁的星光。我在最深的绝望里,遇见最美丽的惊喜。”

  几米用诗意盎然的语言写出了耐人寻味的哲理:人生不会风平浪静,生活不会一帆风顺,任何时候都有可能出现困境,这时候你应该学会等待,在等待中你也许会发现生活的另外一个出口,“上帝在为你关闭一扇门时,会为你打开一扇窗”。

  欧·亨利的《最后一片树叶》讲了这样一个故事:有个病人躺在病床上,绝望地看着窗外一棵被秋风扫过的萧瑟的树。他突然发现,那棵树上居然还有一片葱绿的树叶没有掉落。他想:“等这片树叶落了,我的生命也就结束了。”于是,他终日望着那片树叶,等待它掉落,也悄然地等待自己生命的终结。然而,那片树叶竟然一直未落,直到他完全恢复了健康。

  其实,那棵树上并没有树叶,树叶是一位画家画上去的。然而,正是这片假树叶给了那位病人一个坚强的信念:活着,只要那片树叶不落,我的生命就不会结束。

  等待是种美丽的坚持,只要等待就有希望,而希望是生活的源泉和动力。希望到来之前是等待,希望到来之后还是等待,因为那时又有一个新的希望了。其实,生命就是一个等待的过程,我们的一生就是在等待中度过的。

  听到儿子考上大学的消息,父亲布满皱纹的老脸绽放出了光彩,似乎突然间高大了许多。

  看着父亲欣喜若狂的样子,儿子充满朝气的小脸笑得更加甜了,仿佛幸福的大道已铺好。

  然而,大笔的学费怎么办?多年来,父亲一直东挪西借,几亩薄田根本不够儿子那已经很节约的花销。父亲双眉紧锁。

  “啥?”父亲跳起来,双眼瞪得大大的。身子微微发抖,齿缝间蹦出一个字:“念!”

  “啊!”儿子清醒了。父亲辛辛苦苦,为的就是今天,如果不念,父亲会更伤心。

  佝偻的身躯移进了玉米地,布满老茧的手慢慢地伸向那熟悉的玉米棒子。那是他的希望。

  挺拔的腰板深吸了一口气,握惯笔管的手抖动着抓紧落尽叶子的枯树棒子。那是他的怒气。

  父亲是为了儿子:在农闲时节外出打工。活虽累,钱却少,至少能给儿子买点好吃的,来补养一下儿子虽高大却瘦弱的身子。父亲攥了攥枯瘦的手。

  儿子是为了父亲:在放假期间看护田地。夜虽黑,胆虽小,为了能让他日归家的父亲看到自己的庄稼没受损害而露出笑容。儿子咬了咬雪白的牙。

  父亲是合格的父亲。精心的他舍不得花车费,步行三十里,摸黑到家的情况下也不忘到自家的玉米地看看。

  儿子是称职的儿子。眼尖的他在发现有人闪入玉米地后,顾不得害怕,抡起了木棒,他不能让父亲苦心经营的成果被人偷走。

  展开全部远方曾经是沉睡在我心湖中的一颗莲子,在孤灯相伴的深宵或明月临窗的静夜,它尖尖翘翘的嫩茎从水底袅袅娜娜地浮出,并绽放出一朵播撒馨香的粉红莲花。

  年轻而善感的心灵最适宜孕育希望的远方,于是在比海洋更宽阔,比天空更广博的心田中,远方的图画异彩纷呈:一瞬是热带雨林的膏腴之地,神秘的花园中盛放着朵朵异卉奇葩;一瞬是大漠孤烟,长河落日的隔壁沙漠,荒寒的世界里考验着胡杨红柳的坚韧和艰难中跋涉的骆驼的耐力;一瞬是粉墙黛瓦,小桥流水般的江南烟景,灼灼桃花和呢喃的燕语中,牵手的情侣陶醉在良辰美景里;一瞬是怒涛千尺恶浪波涌的大海,矫健的舵手掌控着船舵,在凶险迭起的风口浪尖,战士着弄潮儿的刚毅和自信;一瞬是陶渊明东篱下怒放的丛菊,在霜风凄紧的深秋映现主人高洁的品格;一瞬是雪域高原上的一朵莲花,等待着攀沿的勇士前往采摘......

  远方是无人能够拒绝的诱惑,它的呼唤如塞外的歌声,跨越漫漫时空的遮掩,穿越千山万水的阻隔,直抵心灵的深处。让我们背负行囊,走向远方。

  一路荆棘,我铭记我的每一步——每一步,砍断拦路的溱莽和缠绕的葛藤;每一步,付出辛勤与汗水;每一步,奉贤毅力且信心。甚至雾塞天地,月迷津渡,也不得不诘问苍天。然而我终究会从迷雾中走出,尽管枝杈划破的肌肤隐隐作痛,尽管班驳的血迹,花一样绣满褴褛,但当我踩在那些仿佛高不可攀的险锋上,当我度过深不可测的江河,我仍会在心底告诉自己:走下去!坚持,是我唯一的选择。

  • 最热文章